意見回饋

CCS的重要性

跨政府氣候變遷小組(IPCC)

在1988年,世界氣象組織(WMO)和聯合國國際環境規劃署(UNEP)共同創立了跨政府氣候變遷小組(IPCC: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)。

IPCC的主要任務為:

  1. 評估有關氣候變化和影響、以及有關減緩和適應氣候變化方案的現有科學資訊和社會經濟訊息。
  2. 根據要求向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(UNFCCC)締約國大會(COP)提供科學/技術/社會經濟諮詢。
氣候變化綱要公約(UNFCCC)/締約國大會(COP)

UNFCCC締約於1994年,由150個國家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共同決議通過,其締約國大會每年召開一次,第一屆大會於1995年3月於德國柏林舉辦。

在1995年的第一屆締約國大會(COP-1)之後,次年IPCC發表了第二次評估報告。

在這份報告中指出,全球二氧化碳的濃度仍在不斷上升,全球暖化的趨勢非常明確,原公約減量目標普遍認為並不被認真執行,在國際上引起很大的批評與爭議,於是於第二次締約國大會(COP-2)要求訂定具有法律效力的議定書,以管制溫室氣體(GHG:Greenhouse Gas)的排放,當時對許多極富爭議之問題,雖未獲得解決,但已形成共識。

1997年COP-3在日本京都舉行,從12/1至12/10,共有159個締約國、250個非政府組織及各媒體參加,總人數逾一萬人。接續之前COP-2會議的共識,在會議後發佈了著名的「京都議定書(Kyoto Protocol)」。

京都協議書(Kyoto Protocol)

「京都議定書」(Kyoto Protocol)於2005 年2 月16 日正式開始生效,全球溫室氣體的減量機制正式展開。京都議定書中規範二氧化碳排放的標準係採總量管制的策略,會員國有排放權與排放量的配額,並允許配額的交易,因此引發了碳交易市場的興起。亦即排放量未超過配額的國家,可將其剩餘配額,透過合法交易機制賣給排放量超額的國家。其他比較積極的二氧化碳減量的途徑包括:(1)課徵碳稅、(2)發展潔淨的替代能源及再生能源(3)二氧化碳捕存(carbon dioxide capture and storage)技術的應用,簡稱CCS 技術。課徵碳稅當然是可立竿見影的措施,但對經濟發展的衝擊大,必須極為慎重;發展潔淨的替代能源如太陽能、風能、生質能、燃料電池等,則短期內仍無法取代人類長久依賴的化石燃料(fossil fuel);二氧化碳捕存的減量措施,目前則被視為短期可以有效達成減量,且易於施政者立即推動的可靠方法,可有效減緩溫室效應的惡化,並使人類繼續享用低價的能源,逐步順利過渡到未來的新能源紀元。

由於二氧化碳的產生最主要來自燃煤或燃氣發電,因此降低化石燃料的使用是二氧化碳減量釜底抽薪的方法。然而全球暖化的抑制已為刻不容緩的事情,短期之內要降低人類對化石燃料的需要是不切實際的。因此人類一邊發展替代化石燃料的新能源的同時,將燃煤或燃氣發電所產生的大量二氧化碳「捕集」起來,使不致於逸散至大氣中,同時設法「封存」所捕集二氧化碳於適當地點,應是短期可達成二氧化碳減量目標的良方。

清潔發展機制(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, CDM)是「京都議定書」建立的靈活機制之一,其他兩項機制包括共同減量(JI)和國際排放權交易(IET),其目的是幫助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(UNFCCC)附件一國家遵守他們在議定書中所承擔的約束性溫室氣體減排義務,並有益於非附件一締約方(多數均為開發中國家)的永續發展和UNFCCC最終目標的實現。

2011年COP17德班會議決議正式將CCS納入CDM,主要規範事項為地下封存場址之選定與特性判定、風險與安全性評估、監控措施、財務標準、責任認定及環境和社會影響評估等六大項。但目前CCS納入CDM計畫主有通過其規範項目,仍有幾點問題,須待後續會議釐清:1、CCS減量額度單位(CER)計算方式;2、跨國運輸與封存之問題。預於2016年的科學及技術諮詢附屬機構(SBSTA)第四十五屆會議討論。

IPCC-第五次評估報告(AR5)

IPCC AR5第三工作組(WG III)-減緩氣候變遷,研究提出碳捕存(CCS)技術可有效降低能源供應業之溫室氣體排放,屬於低碳能源供應技術,並提及未來搭配火力電廠之可能發展性。 

國際能源總署(IEA)

國際能源總署(IEA)於2013年CCS技術藍圖報告指出,欲達成2050年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降為2009年一半之目標,CCS技術所貢獻之減量效果將占14%。